藤網臨雅江 度橋躡半空 ——記德興藤網橋


發布時間:2018年09月26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李飴 

標簽: 世事雜談   社區推薦   

藤網橋是居住在西藏墨脫縣的門巴族和珞巴族民眾用珞渝地區生長的白藤編制而成的橋梁,受蜘蛛織網的啟發,分別用粗藤和細藤編織成經緯線,外形呈管網狀,故名藤網橋。

德興藤網橋位于西藏自治區林芝地區墨脫縣駐地以西的德興鄉境內,橫跨于雅魯藏布江上空,離江面50多米,橋長150余米,像一條蛟龍,咬山纏嶺飛騰在大江之上,是歷史上當地民眾橫渡雅魯藏布江的重要通道。德興藤網橋是珞巴族人民建造的最宏偉、最狀觀的網橋之一,橋的位置選擇、造橋的原料和編織技藝等方面,都顯示了當地民眾驚人的文化創造力,反映了珞巴族建橋藝術的最高水平。

德興藤網橋正依靠其獨有的特色和無盡的魅力吸引著全世界的目光:

悠久的歷史——三百年的沉淀

藤網橋的建造者珞巴族是分布在中國西藏自治區山南、林芝地區一個歷史悠久的少數民族。據80年代初國家民委編寫的出版物,珞巴族數量已超過30萬,根據人口自然增長情況,目前總人口約60萬。其中處于我國實際控制區內僅有2300余人,其余處在印占區無法詳細統計。珞巴族主要分布在西藏東起察隅,西至門隅之間的珞渝地區,以米林、墨脫、察隅、隆子、朗縣等最為集中。

珞渝地區山路崎嶇,山高谷深,江河阻隔,水流湍急,與外界聯系極為困難。架棧橋、過獨木、爬“天梯”、飛溜索、穿藤網,是珞巴族的交通絕技。解放前,珞巴族除了有供人行走涉渡的小道、橋梁及供人攀援的木梯、藤索外,沒有車馬舟船等交通工具,全靠徒步行走。與這種環境相適應,珞巴族人民創造了多種獨特的架橋技術,常見的橋梁有獨木橋、竹木橋、溜索橋、藤網橋等,其中藤網橋最具特色,也最能顯示珞巴族建橋技藝。

德興藤網橋建造起始時間不可考,約建于清朝,至今已有300多年的歷史。清代康藏邊地史學家劉贊廷在《西南野人山歸流記》中記載了這樣一段文字:“白瑪崗界,其地氣候溫和,森林彌漫數千里,花木遍山,藤蘿為橋,誠為化外之桃園。”白瑪崗,指的是西藏墨脫,而藤蘿為橋,說的就是墨脫德興特有的藤網橋。1996年墨脫縣藤網橋被列為自治區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獨特的地理位置——雅魯藏布江上的奇跡

德興藤網橋所在的墨脫縣位于喜馬拉雅山東端的南坡,地處北緯27度33分~29度49分,東經93度44分~96度08分,三面高山環列(北倚海拔7756m的南迦巴瓦峰,西靠多雄拉、丹娘拉等山脈,東沿念金崗日、阿拉雅日等山脈),雅魯藏布江下游縱貫南流,地勢北高南低(低至海拔500-600m),為典型的半封閉式高山峽谷區。”(《西藏科技》1992第4期——徐鳳翔文)德興村平均海拔1200米,地處雅魯藏布江右岸,隔江與墨脫鎮相望,南與背崩巴登村相接,氣候溫暖、多雨、潮濕,居住民以門巴族為主,其手工編織遠近聞名。

德興藤網橋不是建造在普通的江河上,而是建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的地段上,橫跨于雅魯藏布江上空,像一條蛟龍,咬山纏嶺飛騰在大江之上,桀驁不馴的雅魯藏布江被踩到了腳下。楊輝麟對此有文著說:雅魯藏布江像一條放蕩不羈的蛟龍,從甲馬央宗奔流而下,穿惡谷落險灘,數曲數折,橫貫令人生畏的墨脫。橫跨在雅魯藏布江上的德興藤網橋,已經成為了一處引人入勝的風景名勝。因為它是至今保留在雅魯藏布江上的唯一的一座藤網橋,所以就更令人景仰。

智慧的結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藤索橋是一奇特的橋,沒有橋墩,不用木板,一個鐵釘也找不到。據當地人介紹,藤網橋是用森林里生長的一種韌性很強的白藤(白藤,常綠本植物,莖蔓細長,有40米高,柔軟而堅韌,它是編織籃、筐、椅、箱等用具的好材料),絞制成手腕粗的藤索,共兩根,用箭射引線牽過江去,在兩岸巖石或大樹上固定,悠悠懸于大江之上,再編制約一米六高、一米寬的橢圓藤圈,幾步一個,吊系在藤索上,藤圈下半部分用藤條縱橫織密,人便可以通行了。也有傳說,讓魚銜著引線,到江對岸,再把藤索拉過去。這便顯出奇麗迷幻的想象,地域風情文化的姿彩。

據中國民族報2014年第007版報道,一般200米長的索橋,需要3600公斤藤條,修一個索橋需要20人,歷時10天才能竣工。制作時首先要將藤條一劈兩半,再將由劈成兩半的藤條接成需要的長度,然后一根根拉到對岸。一般總共需要35根藤條,再將由25個硬藤做的藤圈均勻地放置在橋上,藤條在外,藤圈在內。35根藤條分布是:橋的左側和右側各10根,橋的上部是空的。硬圈放好后,用細藤繩將它固定在藤條上,底部用細藤編織成一個網狀的圓筒。藤網橋的制作工藝精湛,非常適合墨脫的亞熱帶氣候,但是由于藤條韌性有限,容易斷裂,每年都需要維修加固。

驚險的經歷——人行其中,如入隧道

進了藤網橋,就如同進了一個網狀的顫顫抖抖彎彎曲曲的圓筒籠子。頭上藍天白日,腳下是洶涌澎湃波浪翻滾南去的雅魯藏布江。越到中間搖晃得越利害,不光上下,左右也晃蕩得很,行人必須順著藤網橋彈性的起落而邁步,彈起時,一只腳便因勢抬起;跌落時,再踏步向前,就這樣一高一低、一起一落地緩慢前行。此時,人走在橋上,就像鉆進了一道彎形的管子,每動一步,整個橋身都跟著顫動,給人顫顫悠悠的感覺,甚至驚險,但整個橋近似密封,頗為安全。  

據史料記載,1911年7月30日,清軍管帶劉贊廷在《西南野人山歸流記》中描述了過藤網橋的經歷:“沿江而行,見兩岸狹窄之處,有藤橋數道懸于空中。據土人云,及懸崖生藤長有十余丈者,猿猴作秋千,兩相勾接成橋,以渡往來,名曰猴橋,年久可以渡人……人行其上,藤蘿映罩,一奇景也。”清軍管帶陳渠珍也在《艽野塵夢》中有過生動的敘述:“自波密入野番,中界白馬杠(今墨脫縣)大山……兩岸絕壁百丈,遍生野藤,粗如刀柄……橋形如長龍,中空如竹。人行其中,如入隧道。野人呼為夥惹藤橋。”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墨脫還有4座藤網橋,百余根藤溜索。近年來,墨脫江河上的藤溜索和藤網橋慢慢地不見了,為確保人身安全,德興藤網橋已于1997年關閉,取而代之的是更為安全的一座座鋼索吊橋。傳統原始的藤溜索、藤網橋已成了人們夢中的記憶。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好运彩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