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滄江:守住傳統還是接受科學


發布時間:2012年09月26日 文章出自: 作者: 張帆 

標簽: 雜多縣   河流   

瀾滄江上源扎阿曲,是目前公認的瀾滄江正源。但它的支流數量眾多、河網密布,關于它的發源地的爭論就像它的支流一樣多。攝影/孫建軍

我駕駛著一輛全身貼滿地形圖的越野車跟在領隊黃效文的車后,在我的后面是兩輛路虎“衛士”;我們正疾駛在通往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的高原公路上,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是瀾滄江的源頭所在地雜多縣。

在我們的車隊中,黃效文乘坐的路虎“發現3”車被大家戲稱為“腐敗車”,這車不僅動力性好,而且舒適性也極佳,車內僅音響喇叭就有12個之多,但我一點也不羨慕他的這輛“移動音樂廳”,因為我知道他通常在到達目的地之前的道路上是不聽音樂的。我駕駛的雖然是更早一代的路虎發現2,但從昆明出發7天來,我這車一路上簡直就是隊中煙客向往的天堂,這是輛標準的“移動吸煙室”。

青海省雜多縣西北部,瀾滄江的上源扎曲在山谷中逶迤而行,它流經的地區既有險灘、深谷又有林區、平川,地形復雜,冰峰高聳,沼澤遍布,景致萬千。

在距雜多縣城不遠時,對講機里傳來黃效文的聲音,他說等探險隊到了瀾滄江源頭所在的雜多縣扎青鄉后,估計隊伍需要騎4—5天的馬才能到達源頭;然后說他很想再看我表演一次騎術。他這么說并非是我的騎術有多好,而是在揶揄我前兩次與他一起到雜多縣的長江當曲源頭地區探險時的經歷。1995年的那一次騎馬到當曲源頭考察時,我剛要上馬,但那馬就被我手中的對講機嚇壞了狂奔起來,繼而將我捆在馬鞍上的一件羽絨服踩在地上撕開,讓羽毛飛舞在草原,如同大雪紛飛一般;而2005年夏天我們再次到達雜多長江當曲源頭時,黃效文將24人的隊伍分成兩批人馬,他自己帶著有騎馬經驗的“快班”先走,而讓我在最后負責“慢班”;當我看著最后一名隊員上了馬后自己才上的馬。但我真是沒想到,當我剛一跨上馬,那匹馬就開始像是去參加賽馬會一樣,近似瘋狂地一口氣狂奔了十余里,直至將所有的“快班”人馬都超過了才停下,雖然沒把我拋下馬背,但把我折騰得出現嚴重的高山反應,差點沒能到達長江的當曲源頭。回想著前兩次在雜多源頭地區騎馬的“悲慘”遭遇,看著前方即將到達的雜多縣城,我對即將開始的馬背之旅探險心有余悸。

在雜多縣感受一個探險時代的結束

我們沿著瀾滄江的源流扎曲逆流而上,行至距縣城不遠時,便接受了一次進入源頭圣地前的“洗禮”,一陣突如其來的雨夾著雪從天而降,但這場雪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天空很快又變回了高原特有的湛藍,那陣烏云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剛才什么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很特別的是這個“洗禮”與前兩次到訪雜多縣城時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責任編輯 / 劉晶 張璇  圖片編輯 / 馬宏杰 王寧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好运彩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