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土掌房


發布時間:2016年07月06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孔賓 

標簽: 建筑主題   鄉村印象   建筑照片   

在人類進化的漫長歲月中,居所的變化充分體現著人類的聰明才智。我生于享有“文獻名邦”美譽的云南省石屏縣,在我故鄉的大山深處,如今依悉還能看到一些帶著歲月痕跡的、古老的民居——土掌房。認識故鄉的土掌房,完全得益于自己喜好攝影,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是攝影讓我走近了土掌房,讓我徹底認識了故鄉這塊熱土上生活在大山里勤勞、質樸、純真的彝族人民。

土掌房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存在

在石屏境內北部山區哨沖鎮、龍武鎮和南部山區牛街鎮,均分布有彝族支系——“尼蘇。他們雖然同屬于一個支系,但地域的差異,造就了他們各自不同的文化特征,甚至連民族服飾也不盡相同。然而,讓人稱奇的是,他們“默契十足地擁有相同的居所——“土掌房

那年七月,我在石屏對土掌房歷史淵源進行了走訪梳理。據當地耄耋老翁所言,土掌房的前身是茅屋,隨著時代的變遷,土掌房應運而生。眾人說土掌房距今約1000年歷史,但這年代無法考證。山區為什么不建瓦房而要建土掌房,經采訪得知,原因眾多,一是受交通的制約,以前沒有公路,不通車,建房所需的磚瓦無法從壩區運到山區;二是受經濟影響;以前山區經濟品種單一,只種玉米、高粱;三是收入低,沒錢購買建房所需的瓦和磚塊等材料。常言道:窮則思變,這里的祖先結合山區氣候、地勢、土質、木材等特點,就地取材,逐漸走出茅屋,建起了更具實用性的土掌房。

顧名思義,土掌房就是用土建蓋的房屋。那么事實上土掌房的建材是只需土即可嗎?其實未然。土掌房的建蓋除了用土之外,還參有松樹、栗樹、松毛、蘆柴桿等。據介紹,土掌房在建蓋上對墻基用料不一,有的選用土基堆砌,有的選用膠泥筑土夯實。但無論選用哪種,房子正中和屋面必有松樹作柱子橫梁支撐。在建蓋中,以石為墻基,用土基砌墻或用土層夯實,墻上架梁,梁上鋪破開的松柴或栗柴,上面鋪上松毛或蘆柴桿,再鋪一層潮濕的膠泥土,最上層再鋪上一層細土,經灑水抿捶,形成平臺房頂,不漏雨水。用此材料建蓋起的土掌房,簡單實用,冬暖夏涼。同時,根據各家的經濟與能力狀況,選擇建一層平房或二屋樓房。

土掌房有一層的,也有二、三層的。

在居所演變進程中,土掌房堪稱民居建筑文化與建造技術發展史上的活化石。石屏龍武鎮、哨沖鎮和牛街鎮的土掌房為彝族先民的傳統民居,這些房屋在選址時均是依山而建,多建于山腳或半山腰,房屋建筑風格家家相同,屋面戶戶相連,順著屋面,從上可以走到下,從村頭可以走至村尾。一間間用土層夯實而成的土掌房撒落于某一處山腳或山腰,它們密密麻麻,酷似一幢幢金色的城堡。選一個制高點遠遠望去,土掌房層層疊疊,錯落有致,甚是壯觀。

土掌房依山而建。從高處望去,土掌房層層疊疊,錯落有致,甚是壯觀。

曬秋

與瓦房相比,土掌房平整的屋面更具實用性,屋面成了生活的重要場所,曬玉米、曬水稻、曬南瓜、曬辣椒、曬豆子、曬小麥、曬高粱……,唱歌跳舞,刺繡,辦宴席,嬉戲玩耍均在屋面進行。每年深秋,生活在山區里的彝族人民收獲完烤煙,又馬不停蹄忙碌起來,他們把從山間地頭收回的玉米、南瓜、粉絲瓜、辣椒擺放于土掌房屋面上晾曬,這些農作物把土掌房妝扮得五顏六色,豐富多彩,在深秋暖暖的晨曦和夕陽中,土掌房變成了一片金色。這種原生態的色彩和元素,唯我最愛。每次來這里,都能收獲一次愉悅的攝影之旅,在怦然心動中,我會情不自禁舉起相機,大腦神經末梢已經完全支配不了對右手食指發出的指令,咔擦咔擦按動快門,把這純樸的彝家小山村,把彝家人民灑滿燦爛的笑臉、種滿艱辛的老繭、深刻慈祥的皺紋統統裝進了相機畫面。

秋收時節,土掌房屋面上擺滿一堆堆粉絲瓜、南瓜和一串串玉米、辣椒、高粱,這些農作物把土掌房“妝扮”得五顏六色。
屋面是生活的重要場所,曬玉米、曬水稻、曬南瓜、曬辣椒、曬豆子、曬小麥、曬高粱……
秋實。
在深秋暖暖的晨曦和夕陽中,土掌房變成了一片金色。

逐漸消亡的土掌房

如今,隨著經濟的發展,彝家山寨里的生活也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土掌房自然也不例外。雖說土掌房冬暖夏涼,屋面方便晾曬農作物,但也有眾多弊端,屋內采光差,光線暗淡,濕氣大,房屋擁擠。彝家人難道還會繼續呆在土掌房里過苦日子?這似乎不太符合社會與人類發展規律。聰明、勤勞的彝家人民在逐漸富裕起來后走出土掌房,像壩區人一樣,在山里漸漸蓋起了瓦房和鋼筋水泥房,過上了舒適、安逸、幸福的小日子。

走進今日大山里的彝家山寨,全村保留完整的土掌房不多見了。許多人家建起了瓦房和鋼筋水泥房,屋面上,太陽能、電視衛星接收器、電線、水泥屋面、電桿等現代元素撲面而入。所剩不多的土掌房,也因也因年久失修而屋面坍塌。

隨著時代的變遷,土掌房這一傳統古老的人類居所逐漸退出生活舞臺。在采訪中,曾聽一位研究歷史文化的老者講過,土掌房屬于古老建筑群落,但它與瓦房相比,不具藝術性,只具實用性,在人類社會居所變遷歷程中,它只能隨著人類前進的步伐自生自滅。細細思量這位文化老者對土掌房詮釋出的這番話,是不是這個理呢?如今的土掌房漸行漸遠?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土掌房正在逐漸消亡?對諸多的疑點,目前暫且不好在此輕易妄下結論,如要解密,只有親身零距離走進當下的彝家山寨,看看如今的土掌房,答案自然就會迎刃而解。

編輯的話:土掌房曾為居住在山里的人們立下“汗馬功勞”,而如今,隨著時代的進步,竟淪落至只能自生自滅的地步。這是大勢所趨?還是另有答案?或許只有身臨其境才能感受深切吧。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好运彩3开奖结果